第4章 鬧劇

發布時間:2020-02-04 10:26:16|字數:2220

一時之間,陳瑾儀身側也無了旁人,表面上所有人都在關心著那場求婚結果,但實際上焦點全都落在了陳瑾儀一人身上。

“姐姐,不是這樣的,我什么都不知道啊。”林雪瑤繞過祁皓天,來拽著陳瑾儀的手腕,語氣十分委屈,“我不知道祁總會準備這些東西,我不是故意要姐姐難堪的。”

陳瑾儀被她拽著手腕,下意識渾身都繃緊了,面上卻不動聲色,正要說話,一旁小姑娘又插了進來,正是之前祁皓天的表妹趙璇,“雪瑤姐,你和她廢什么話啊!我哥都說了,她就是個公交車,你和她說話都不嫌臟嘛——”

話還沒說話,只聽一聲清脆的耳光聲響起。

陳瑾儀收回手,冷眼盯著她,“你算個什么東西,也敢來指責我?”

煙花還在繼續,明暗交錯的氛圍中,陳瑾儀一雙桃花眼此時浸滿了冷光,猶如地獄深淵里一道幽森又凄寒的箭一般,直直戳來。

趙璇嚇得無意識縮了縮身,可眾人圍觀在側,她哪能咽的下這口氣,一想到接下來的計謀,她更加肆無忌憚,尖聲撲了過來。

“你個賤人,竟然敢打我!你個公交車,圈里人誰不知道,娛樂圈但凡好看的人,不論演員還是導演,都被你睡了一遍!你這樣骯臟的女人,你連雪瑤姐一個腳指頭都比不上,怨不得哥哥甩了你!”

誰知趙璇一個巴掌剛剛抬起,就被陳瑾儀抓住了手腕,隨即腳踝被她一腳踹開,只見不過一瞬,趙璇就一個重心不穩摔在了地上。

陳瑾儀冷笑一聲并未收手,上前反腳踹在了她的膝彎處,迫她跪下,一手壓在她的頭上迫她低頭,陳瑾儀俯身在她耳邊逼問,“你說說,我算什么?”

真是笑話!她陳瑾儀早在進娛樂圈之前,就已經精通柔道,這么個小丫頭竟然敢在她面前動手?不自量力!

“姐姐,雪瑤不懂事,你先放開她吧?”林雪瑤眉眼盡是擔憂,似含了萬千柔水一般,讓人憐惜。

陳瑾儀并沒理會,再次施力壓在了趙璇的頭上,嗓音低冷空幽,給人以十足十的壓迫,“道歉。”

就在這時,樓下傳來一陣騷動,頃刻一隊警員破門而入,整齊迅速地列成一排,持槍對著眾人。

為首的警官揚聲道,“接到舉報,這里有人私藏毒品,所有人統統不許動,請各位配合調查。”

一席話立時寂靜了全場,方才混亂不堪的場面總算被壓了下來。

警員們開始搜索行動,人群里的議論也漸漸四起。

“這到底怎么回事啊?姐妹倆奪一夫?陳瑾儀竟然被當眾甩了?”

“陳瑾儀這次可丟人丟大啦!早有傳聞她睡過不少人,今天就連她男朋友都這么說了,看來是真的啊?”

“毒品?敢在陳瑾儀的宴會上搞這事,那人是嫌自己活得太久了嗎!”

人群站在原地,唯有身著制服的警員們來來往往。

陳瑾儀剛松開趙璇的手,對方就急不可耐地又要撲上來咬人,還好有警員及時制止,趙璇這次卻無半點怒氣,甚至得意洋洋道,“陳瑾儀!我看你還能猖狂到幾時!”

對此,陳瑾儀并無太多情緒,只是側過身看向了林雪瑤,良久才嘆息一句,“所以,你還是做了這樣的選擇,是嗎?”

把毒品私藏在我這里,然后報警揭發我,讓我從此一敗涂地!

不論給你再多次機會,你還是會不留余地地想要害我!

陳瑾儀心痛,拳頭幾次攥緊了卻還是松開。她為她這么多年信以為真的姐妹情誼惋惜,也在心中默默下定決心,這一次絕不手軟!

林雪瑤沒聽懂陳瑾儀的話,但心里隱隱有預感哪里不對,報警確實是她親自報的,毒品也是她親手塞在了陳瑾儀的衣柜里,應該不會有哪里出了錯。

“報告,大廳沒有搜到。”

“報告,休息室沒有搜到。”

“報告,后廚沒有搜到。”

接二連三的警員回歸報道,直到所有警員歸隊,卻無一人搜到毒品。

林雪瑤心下一沉,當即慌了神,怎么會呢?明明就藏在衣柜里,不難發現啊!

難不成......林雪瑤倏地抬眸看向陳瑾儀,視線剛一碰撞,林雪瑤就完全僵在了原地,心里的預感無限放大,直到聽見對方在耳邊輕念時,心頓如死灰。

“你藏在我衣柜里的那包毒品,已經被我處理掉了。雪瑤,原本只要你不報警,就不會發生任何事,可你為什么非要害我呢?”

陳瑾儀聲音很輕,僅彼此可聞,而眸底的沉痛和漸漸浮起的幽冷,卻似深水幽神,直直鎖得人不敢妄動。

“我沒有......我沒有!”林雪瑤連連退步,被對方盯出滿頭大汗,脖子不自覺晃動著,

“是你!是你總是逼得我無處可退!所有人都只知道你萬人之上的嬌嬌公主,可我呢?我算什么?我哪里不如你,憑什么要被你踩在腳底!”

聲音一點點拔高,林雪瑤最后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,目光變得渙散,臉頰也浮現出可疑的紅暈來。

為首的警官警覺性很高,立馬察覺出她臉上的紅斑正與毒癮狀一致,當即揮了揮手,即刻將人拿下。

林雪瑤也自知自己漏了馬腳,慌亂中口不擇言道,“你們做什么!放開我!我沒吸毒,我沒吸過毒!祁總,救我!”

祁皓天當即推開人群想要解救自己的白蓮花,但很快就被警員制住。

祁皓天無法,只能轉身懇求陳瑾儀,“瑾儀,你救一救雪瑤吧,她是你的妹妹啊!你怎么能見死不救!”

被點到名的陳瑾儀輕笑了一聲,仰頭望著天上仍然持續不斷的煙花,朵朵驚艷。明暗光線交織在她的臉上,紅唇更加幽深。

陳瑾儀稍稍偏過身,聲音被煙花蓋去了大半,但還是被對方聽了個仔細,“祁總,我很好奇,林雪瑤想栽贓陷害我的時候,您有沒有也像剛才那樣,勸過她呢?”

絢麗無比的煙花展總算結束,漫天的紅花紛紛灑灑飄零落下,鬧劇終于歸于平靜。

     

手機同步首發總裁豪門小說《重生嬌妻萌又甜》

使用手機訪問 http://m.zhizihuan.com/book/30710 閱讀本書;

使用手機訪問 http://m.zhizihuan.com/book/30710/3436740 閱讀此章節;

25选7开奖结果查询