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6章 曲線改命

發布時間:2020-02-05 14:07:46|字數:2187

韓景琰眼里閃過一絲詫異,面上卻不動聲色道,“我尊重雪瑤小姐的選擇。”

“瑾儀,祁皓天這事也不能怪雪瑤,是祁皓天這小子混賬——”

林世明話還沒說完,就被陳瑾儀一聲壓抑的哭腔打斷,“為什么,倒頭來還是沒有人信我?”

明明都是林雪瑤的計謀,明明她都已經揭穿了她,可倒頭來還是沒人信她!韓景琰明明是知道所有的啊,為什么他還是選擇幫林雪瑤!

“這個家既然已有林雪瑤,又何必再有我!”

再多的質問陳瑾儀說不出口,奪門而出時,滿眶的淚水終于傾瀉。

“這......瑾儀是怎么了?”林世明臉色很差,視線看向了小女兒,又看向了韓景琰。

韓景琰收回了望向門口的視線,眉間微蹙,稍稍作禮道,“林董,我先去看看瑾儀小姐。”

沒等林世明反應,韓景琰就已經轉身追出了門去,身后還能聽見林雪瑤委屈的哭鬧,“姐姐就是不想我回來,她恨不得我死在牢里算了!”

奪門而出的那一瞬間,陳瑾儀并沒有多想,滿心的委屈洶涌得她無法抑制,最后的倔強讓她不愿在那些人面前哭泣。

可當她一路跑到地下車庫,卻發現自己根本沒來得及拿車鑰匙時,好不容易壓下去的委屈,倏地席卷鋪天蓋地地襲來,陳瑾儀手指扣著自己的車門,終于顫抖著肩膀蹲在地上。

為什么自己這么蠢?為什么怎么努力還是斗不過她?自己怎么這么沒用!

韓景琰一路追到車庫時,看見的就是這么一幕。小小的人兒僅僅穿了一件單薄的睡裙,蹲在車旁仰著頭嚎啕大哭,過道的風吹亂了她的頭發,她卻毫無所覺一般,似要把全身的委屈都吼出來一樣。

剛才在宅子里聽她說出的話,他才明白,原來她竟然都知道。那些她妹妹對她做過的事,她竟然都一一知曉,這種被親人背叛的滋味,她該是有多難過?

韓景琰眉間一蹙,脫下身上的西裝外套,走近陳瑾儀身側,為她輕輕地披上。

他現在是林雪瑤的未婚夫,不能對她太過親密。

韓景琰心里默默對自己說著。

然而讓他意料之外的是,陳瑾儀竟然主動道,“帶我去你家。”

哭聲戛然而止,眼前的人兒扭過頭來盯著他,雖然滿臉哭得通紅,但一雙眼睛卻清澈篤定,語氣也堅定他真會如此一樣。

“我,這不行。”韓景琰神色嚴肅又冷漠,退了一步,又怕自己心軟,干脆轉身離開,“瑾儀小姐早些回家,我公司里還有事,恕不能奉陪。”

“你必須帶我走。”陳瑾儀果斷起身,亦步亦趨跟著他,“那個家,只要有林雪瑤一日,我就絕不回去。如果你不帶我回去,我今晚只能睡大馬路了。”

韓景琰眸色深沉,恍若未聞般,徑直走去自己的車邊。

陳瑾儀拽著西裝外套裹緊了自己,聲音帶了些求軟的意思,“你也看見了,我渾身上下一塊錢也沒有,你如果不帶我回去,我半夜睡大馬路上,被人拐賣了也不知道,現如今壞人這么多,把我一刀斃命,解剖了賣我器官也還好,但怕就怕那些人把我賣去組織里,讓我去伺候那些——”

“夠了。”韓景琰面色一凜,站在車旁轉過身,上下看了她一眼,單薄的連衣睡裙,簡單的拖鞋,光滑的雙腿被睡裙遮蓋的部分并不多,依稀甚至能發現她連底褲都沒有穿。

韓景琰扯開視線,面色更加難看,卻終于還是開了車門,“我先帶你回去換身衣服再說。”

“好啊好啊,帶我回你家,別的地方我可不去。”陳瑾儀展顏一笑,明明眼眶還通紅著,眼角還掛著淚,可笑容卻純粹的歡喜。

韓景琰看在眼里,心尖又是一痛。想著剛才自己是不是太過冷漠了些,便上前主動為她打開了副駕駛的車門。

一路上陳瑾儀都沒再說話,眼睛盯著窗外,整理著心頭那萬分的心事。

前世,韓景琰說,他是記著她母親曾對他資助有恩,所以他護著她。但他對她的溫柔,卻完全超越了簡單的朋友之誼,陳瑾儀一直以為他是喜歡自己的,但如今細細想來,他好像從頭到尾并沒有說過一次有關喜歡的話。

但是......在她從牢里出來后,是他撐著雨傘來接她回了他家。在她被算計得身負罵名時,也是他力排眾議動用所有資源強力壓下。

在那些個暗無天日的日子里,是他寸步不離地陪著她安撫她,甚至一次她不幸被人下了藥,也是他親自......如果只是報恩,至于做到這一步嗎?

但她還記得前世臨終前,林雪瑤說要和他結婚了,甚至還有了孩子......

他到底喜不喜歡自己?

陳瑾儀正在心里做著天人交戰的斗爭,就聽身側的人突然開口,“到了。”

不管喜不喜歡,現在她只有他了。就算答案是否定的,她也要努把力,把答案掰向正途!

從地下車庫坐電梯直升到二樓時,陳瑾儀東張西望看了看,心里疑惑,她記憶中好像并沒有來過這里。

“這邊是主臥,隔壁就是客房。”韓景琰走去小廳,“瑾儀小姐,想喝些什么?”

“牛奶吧,沒有的話就白開水。我現在雖以演戲為主,但到底是歌手出道的,還是得保護嗓子。”

陳瑾儀嘴里順口說著,視線打量了一圈,房內干凈整潔不染塵埃,客廳桌上還放著報紙,應該是他常住的地方,便問,“你名下有幾套房?”

韓景琰動作一頓心中起疑,嘴上沒有直接回答,“怎么?覺得我這房子太小?”

“沒有沒有。”陳瑾儀自知問得唐突,便不再追問。心想,前世他把她從牢里接走時,她的罵名早已鋪天蓋地,這里是市中心,人多眼雜,沒接到這里住應該也是為她安全著想。

一杯熱好的牛奶被他端來放在桌上,陳瑾儀略顯驚喜,“你平時也會喝牛奶嗎?”

     

手機同步首發總裁豪門小說《重生嬌妻萌又甜》

使用手機訪問 http://m.zhizihuan.com/book/30710 閱讀本書;

使用手機訪問 http://m.zhizihuan.com/book/30710/3437307 閱讀此章節;

25选7开奖结果查询